童童

主萌双黄、爱客、郭岳、东修、华福、巍澜、甜奶CP
也吃all渤、all岳和all昀(๑‾ ꇴ ‾๑)
桃儿和岳岳真的是太太太可爱了~
道道勇敢飞 (*°▽°)ノ
山崽每天都好难_(:з」∠)_

双黄 卡萨布兰卡

双黄 卡萨布兰卡


最近看了好多谍战片,所以……鼓起勇气试试看吧,反正……最近圈子也冷嘛,没人看也不尴尬不是,嘿嘿~

胡编乱造,切勿认真

自认对二位不够了解,可能OOC



“砰!”


黄磊带人赶到时,那人只剩微弱的气息,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,像个精致的布娃娃,任由医生摆弄,一如他们初见,一样的场景,一样的处境,不一样的是他的心情,天差地别,如坠冰窟。


他怎么也想不到,明明前一秒还笑容明媚如阳光的孩子,与众人一起坐在桌旁有说有笑,一转眼就躺在冰冷的地上,生死未卜。


他自嘲般地勾起嘴角,手中紧握的纸缓缓落在地上,随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。


那张纸落在水洼里,仍依稀可辨“机密”“身份存疑”几个着重标注的字样。


“不论天涯海角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。”

然后问个清楚,究竟是什么,让你变成这个我不再熟悉的样子。


困了(哈欠),先写到这儿吧,溜走~

上课无聊产物(/ω\*)捂脸
朋友说就是两个球(๑‾ ꇴ ‾๑)

郭岳 吃桃儿

  严重OOC,吃桃子时的沙雕产物

  这天,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,我呼吸一口新鲜的雾霾。啊!真是美好的一天呢!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天气预爆(划掉)报,嗯,轻度污染,难得的好天气呀!走!晨练去!

  说走咱就走,马上我就奔公园去了。不知不觉几个钟头就过去了,阳光渐渐开始变得灼热起来,我肚子也开始打鼓了,走呗,吃饭去。当我正在构思今儿早饭吃什么的时候,突然被路边的水果摊吸引了目光,欸?这新上的桃儿不错,多少钱一斤呐?哦,四块呀。太贵了,买不起。

话说昨儿我还和孙老师讨论啥水果最好吃来着,我就说是桃儿,饱满多汁,香甜可口,说着我就馋了,口水差点没溜出来。您看我说的没错吧,可是当时孙老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还不住地往我身后瞟,就好像我身后有一人儿似的,我扭头一看啥也没有啊,我就问孙老师咋了,他却神秘兮兮地说什么好好吃吧๑乛◡乛๑,说完大笑着就走了,搞得我一头雾水,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,兴许这对孙老师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吧。

  欸,说着咱就到家了,这是我师父家,我家呀,最近楼上漏水了,长了一屋子毛,家电啥的也都让水泡了,本来我要住宾馆来着,可是我师父说就别花那个冤枉钱了,咱爷俩挤挤就得了,还可以一起运动嘛^_^我想想也是这个理,最近反正也在减肥,干脆拉上师父一起,也算有个伴,就答应了。

  这一进门,空气中就传来了甜丝丝儿的香气,桃儿!只见师父端了盘桃儿放在桌上,笑眯眯地看着我。“师父,您咋知道我想吃桃儿的。”我伸了爪子就去够,却被师父一扇子拍掉,“先洗洗爪子再吃,最好再洗个澡儿。别用你那小眼睛瞪我,再瞪也大不了,看看你那一身汗,一会儿吃饭了,快点洗,我等你。”欸欸欸,我好像还没答应呢吧……

  就这样,我草草洗了个澡,出来就直奔桃儿去了,我再次伸出我的小胖爪,又再次被拍掉,“我给你切开再吃吧?”没等我回答,师父就拿把刀开始切桃,看的我心惊肉跳的,师父您慢点,我这儿心疼啊……师父却漫不经心,一边切还一边跟我聊天呢,“我昨天有东西落后台了,听见你和大胖子说来着。”说啥?我半天没反应过来……哦!吃桃儿呀!我这么想,就也这么说了。师父却眯了眯眼,勾起了嘴角,看着我说:“少爷,你确定要吃,桃儿吗?”他好像着重强调了“桃儿”这个词,我不假思索地点头,“对啊。”吃个桃儿有啥可犹豫的。师父却笑了,笑得很开心,他带着笑意,弯弯的眉眼好看极了,“不后悔?”“不后悔。”我果断回答。吃个桃儿有啥可后悔的,我不明白。师父得了我的回答笑意好像更深了,他拉起我的手,“咱先吃正餐去,我都饿了。”欸欸欸?那桃儿呢?您不打算吃为啥要切呢?“那桃儿一会儿就放坏了……”我最后挣扎道。师父仍笑着:“是挺坏的……不是,我是说放不坏的,放心。”

  万万没想到,我最后还是吃上了桃儿——


  还是师父亲自喂的,









 

在师父吃饱喝足之后……

我真的很喜欢吃桃儿,真的!

  END……

(我果然还是不会开车hhh)

闲话二三·毕业

有时候真的很难过呐~临近毕业,明明有那么多朋友,写了无数个“爱你的童童”,可是真的爱么?真的爱又爱我的其实寥寥无几呀^_^

之前跟朋友说起历史自习关灯夜话,看着同学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、玩耍、甚至摸黑打牌,我却一个人孤独地站在那里,看着黑暗里同学们兴奋的轮廓,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没有人注意到我,也没人邀请我加入,我站在那儿只会妨碍别人游戏^_^

我也不是没有试图加入他们的团体,可我去找打牌的朋友,问他们你们在干嘛呀?没有人回答我;我又去找做游戏的朋友,她们正玩得热火朝天,没有人注意到我;我又去找聊天的朋友,却发现她们似乎在聊些我不知道的话题,我很想就那么不要脸的装个可怜,博取一下同情,让我加入,可我犹豫再三,还是放弃了。算了吧,我加入的话,她们会很不自在,没办法继续刚才的话题,会聊不下去的。于是我又离开了,我去找了在独自看书的朋友,向他诉说我的孤独与无聊,他思考了几秒,建议我去找本书借着光看,我赞同他的观点,于是我找了本政治五三,去走廊里找光看,可历史老师和几个男同学正在聊“我们学校哪个老师最好”的问题,我看不进去书,于是又放弃了。

再次回到黑暗的教室里,看着同学们还是那么开心的在聊天,我不免有些嫉妒,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孤独无聊呢,他们怎么就有那么多话可说呢?

我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位愿意陪我聊天的朋友,当然是我不要脸的卖惨换来的,她心软就答应了,可坐下又不知道该聊点啥,于是我给她唱了最近刚刚学会的歌儿《二三四个字》一首悲伤的歌,当一曲唱罢,我们正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,灯就突然亮起来了,大家一直很期待的关灯夜话就这么结束了,同学们意犹未尽,我却好像还啥也没干呢,就这么结束了。

后来与同桌聊起这次经历,她只说是因为我不懂得迎合,不愿主动加入。可当我与外班的好友提起这事,她说的那句话瞬间让我感动,她说“可惜我不在”,突然就有点想哭,这是真正的、会心疼我的朋友啊。被人爱着,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呀~

道爷说过,我们有时候可能在这个环境里人人都讨厌,可换个环境就被众人捧着,这可能并不是我们自己的错,只是之前的环境不适合自己罢了。我相信他的话,也相信他说“只要我们变得足够优秀,便不需要迎合他人,自然会有人主动迎合你”。

许是我高中堕落了,不够优秀,不再有人肯迎合我,我的无趣便显露出来了吧。

愿一切安好,愿一切得偿所愿,不负韶华。


闲话二三·梅

  世人皆知他“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”可谁知这梅也曾爱的这般卑微如尘,粉身碎骨。他竭尽全力只为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春光,却又在得到之后不得不放手。

  也许,他根本从未真正得到过。


分别为:我的版本,其他童鞋的版本,道爷原版。
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差别么≯(๑° . °๑)≮

《不负韶华》新年番外(待续)

《不负韶华》新年番外(正文在贴吧)

半盏屠苏犹未举,灯前小草写桃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陆游

  “哎哎~别乱动,就要写好了。”步约拿着毛笔,正聚精会神地写着过年用的桃符。他手上、脸上都沾染了墨汁,可在温楼眼里,却是别样的好看,就像……像是只小花猫^_^温楼想着不自觉地笑出了声。

  步约这时刚刚放下笔,一抬头就看到了温楼的笑容,干净明朗,仿佛有魔力一般,让人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“想什么呢?这么开心。别怪我没提醒你哦,这样笑很傻欸~”步约一脸嫌弃,却掩盖不了他眼里的笑意。

  温楼回过神来,看着步约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抱了个满怀,嗅着心上人身上淡淡的墨香,这才开口道:“想你呗~”

  步约闻言红了脸,连忙挣脱温楼的怀抱,正色道:“请陛下自重。”

  温楼不以为然,胳膊一伸,又把人搂到怀里: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有什么好害羞的嘛~”

  步约闻言脸更红了,却没再挣脱:“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欸,你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哦……”

  他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说,却被温楼一个温柔而又霸道的吻堵了回去,只能不甘地瞪大了眼睛,黑白分明的瞳孔泛着水光,像极了被人欺负的小猫,可爱极了。温楼这样想着,又加深了这个吻。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,拼命汲取着对方的温暖,平日里被紧紧压制的欲望仿佛瞬间爆发。这一刻,他们忘记了身份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这世上的一切,眼里心里只有彼此,再也容不下其他。即使下一秒将坠入深渊,粉身碎骨,也甘之若饴。

——————HE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看到这熟悉的回答,忍不住感慨一下,果然喜欢的人是会有些许共性的么(ღゝ◡╹)ノ♡爱总和渤儿在这种问题上的回答莫名一致啊~

《天方异谈》里爱总太太太太太帅了!o(≧v≦)o~最后一张的小狄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ღ(๑╯◡╰๑ღ)
二刷突然鸡冻到不能自已ヾ(≧O≦)〃嗷~